平成最後の花見

初春令月,氣淑風和。

躺在 A321 的機艙內感慨,花季到東京的人真多呀。


年初在桜.jp看了花季預測,看了假期,便訂了快運的機票,前幾次的積分已經夠兌換一次半價回程機票了。快運的會員計劃做得頗有誠意,相比之下南航的明珠會員則對特價經濟艙十分不友好,經常往返羊城和小島,一年下來也沒有拿到什麼優惠。

二月時候回羊城,和 domdom 見面,說了四月份去東京,之後忙搬家和面試,差不多忘記了這件事。

起飛前一週,滷味說四月份也在東京。問 domdom 說要不要一起,他說好。

去香港的那個早上,收拾了幾套衣服放進背包,護照和現金,還有電話卡,一本只用來收集スタンプ的手帳,用 Notion 做了 checklist。

起飛前的六小時,在海港城和彭小姐們吃日式烤肉。比較遺憾的不是在去日本的六個小時前在香港吃日本烤肉,而是直到從日本回來,才開始了解烤肉的分類

躺在機艙的第三個小時,被廣播叫醒,機長說航班比計劃提前了一小時到達。入境之後發現還沒日出,首班モノレール還沒有營業。想起羽田空港第一ターミナル和第二ターミナル樓頂是展望デッキ,決定過去看日出。最終選擇去第二ターミナル,因為更喜歡全日空。國際線樓下就有國內線行き無料連絡バス。

滿地藍色全日空,地勤和機組揮手說バイバイ,只是海邊清晨的風實在是冷。在展望デッキ一起看飛機的都是些小朋友,上次到地下鐵博物館也都是些小朋友。

等下次沒那麼冷,帶上長焦鏡頭再來。


モノレール開始營業,一直坐到浜松町駅,沿途桜花已經接近滿開了。到浜松町遇上通勤早高峰,擠上京浜東北線到上野,上野恩賜公園便是全部賞桜的人了。

下車之前先找站長蓋車站的スタンプ,然後就往公園走去。

與其說桜花開得燦爛讓人羨慕,倒不如說桜花樹下野餐賞花的人群讓人羨慕。三五知己,即使是月曜日也不需要出勤的年輕人,大概是學生吧。便當,零食,酒,甜點。一週多前,和北京的同事在聊賞花的經歷。同事曾經介紹了不同種類的桜花,此情此景就全然記不起來了。午飯就在上野駅附近的そば店,離開了公園才發現賞花也不一定非去上野不可。

只是這個季節這個城市,超喜歡。

午後開始多雲,四月缺少了日光的東京還是有點冷,決定賞花半天到此為止。往神田駅去,轉中央線到武蔵境駅。無數次到武蔵境駅,這次終於如願以償蓋到了スタンプ,收集スタンプ真是漫長的旅程呀。

下午到達 domdom 的住所,お邪魔します!


傍晚在附近超市買了點水果,晚餐是在新宿的麺屋武蔵總本店,點了つけ麺。湯頭是用傳統的豚骨加上魚介,搭配已經煮透的叉燒。不論天氣多冷,習慣吃拉麵一定要喝冰水。和 domdom 聊聊之前到神戶和和歌山的旅行,晚餐不知不覺就結束。過來之前還打算在思い出横丁二次會,結果中份量的つけ麺就完全耗盡戰鬥力。

夜晚到目黑川賞夜桜,不料遇暴雨,遂搭電車回武蔵境,路過便利店,買兩罐果酒,若干糖果。


只要是冷天開暖氣的日子,在武蔵境就沒有早上。睜眼醒來,上午只餘下一個小時了,拖沓洗漱後出門已經是下午兩點。在車站附近的餃子の王将,喜歡明太子和大阪餃子的組合。

晚上要到成田空港接滷味和追桑,傍晚先到井の頭恩賜公園消磨一下時間,就在吉卜力美術館附近。對比上野恩賜公園,井の頭恩賜公園幾乎沒有遊客了,而且賞花似乎還要更勝一籌。和 domdom 說,要不明早來跑步吧。


從吉祥寺去成田空港的方法有很多選擇,這次是先坐中央線到御茶ノ水,換總武線到本八幡駅,出站步行到京成八幡駅,乘坐京成本線快速到成田空港,總花費 1435 円,是最便宜的方法。

花季到東京的人真多呀!滷味和追桑的飛機也是提前一個小時到達,可是入國排隊也接近兩個小時。沒趕上到三鷹的 NEX,在機場的吉野家解決晚飯,乘 NEX 到新宿,轉中央線特快,像極了第一次到東京的那個晚上。在武蔵境四人玩任天堂明星大亂鬥,玩馬里奧派對,又像極了冬至的那個晚上。


第三天下午,和 Dexter 預約了全日空機體工場見學。見學是兩週前在 ANA 官網上預約的,收到確認郵件之後,還需要打印紙質版,當天帶上打印件和護照就可以參加。地點在羽田空港的全日空機體工場,乘坐モノレール在新整備場下車,步行幾十米就能看到告示牌。

見學分成兩部份,工作人員先在會場進行一些關於全日空和新整備場的介紹和 quiz,第二部分可以進入機體工場近距離參觀飛機維護。參觀過程中,所有禁止攝影和錄像的地方都會清晰標示,而且個人攝影作品在社交網路上公開前,需要得到全日空的確認。

當天停在機體工場的是一架波音 787-8 Dreamliner,編號 JA810A,788 是波音公司比較新的型號,採用更多的電氣化設計,發動機外殼是蛋殼設計能減少噪音。

還有兩款 Star Wars 為主題的飛機。


和 Dexter 參觀完機體工場,趁未入夜到目黑川賞花,和賞夜桜是不一樣的感覺。密密麻麻是友人,是情侶,是家人,夕陽灑在兩岸的建築上,灑在東邊的岸上,灑在桜花樹上。

桜はね、限られた時間に、他人を幸せにするように一生懸命咲いてるさ、短いが、美しい。人間という生き物よ、咲いてあげるに値するあの人が見つけたら、きれいに咲こう。散っても後悔はしない。これこそ人生だ。

domdom

入夜後到了六本木,遇到了大手企業退勤的人們。Dexter 又問,什麼時候來日本工作。

誰知道呢。

晚餐是 Dexter 提議的溫野菜,一家連鎖店,放題的しゃぶしゃぶ。牛肉在豆腐鍋底中煮開,再搭配生雞蛋沾料,是從來沒有過的體驗,濃郁的優質蛋白和動物脂肪在入口瞬間化開。

和 Dexter 聊了往事,還有一些不能在這裡公開說的話題。Dexter 第二天要工作,遂各自回家。


次日,在河口湖,見富士山。

photo by jaxonlai

晚上計劃乘夜行巴士到大阪,選的是凌晨出發的班次,在池袋上車,晚餐時分便在附近的居酒屋覓食。

在東京沒有預約不一定能找到空席,在食べログ上輪番比較,居酒屋名字是俺たちの鳥とん。各色燒鳥、沙拉、刺身,各人一杯又一杯生ビール,從天南聊到地北。在酒精的驅使下,開始理解下班社畜的心情了。又不知道怎麼的四人唱起了恋爱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最後拖著迷迷糊糊的身軀去趕巴士。

夜行巴士體驗不怎麼舒適,大概和快運的普通座位差不多。長期紅眼航班往返小島和羊城,倒是沒有特別的不適感。拿出隨身攜帶的入耳耳機、眼罩、夜間保暖衣服和 MUJI 頸枕,勉強可入睡。


次日早晨七點在大阪梅田下車,在麥當勞吃過早餐,便乘電車到大阪城公園。大阪城公園遠比不上井の頭恩賜公園,花季過多遊客,令人喪失遊園興致。

隨意走了一圈,滷味與朋友碰面,在きよ助午餐,我們一行人跟隨而去。

次日,到新大阪駅乘 JR 到京都,在京都駅的かつくら吃午餐。

cover photo credit: domd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