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au

我的港澳台後遺症

我可能是一個假的大陸人。

這周很倒霉得患了鼻炎和咽喉炎,從早到晚都吃不出味道,然而這周卻是最多美食的一個週末。早上顧著看一眼公司的爬蟲,後來沒趕上高鐵,只能改簽城軌。

錯過高鐵成就達成!

北京的沙塵暴吹到了珠三角

路上我的鼻炎越來越糟糕,晚上在看 TVB 這種空氣質量已經上新聞報道了,當然按某個標準來說還是良好甚至是優秀。

第一頓「新口岸葡國餐」,在市區的小巷裡面,剛到的時候人很少,waiter 都很 nice。

大三巴,看到這的我直轉身回頭。

在大陸生活慣了,我站在路口,下意識都會停下腳步,讓機動車先過,有一個有意思的現象,在台灣,在澳門,機動車幾乎都會停下來讓行人先過,每次我們都是尷尬地互相禮讓,差點讓我還覺得自己的舉動阻塞了交通,不過要是習慣了到路口就直接過馬路,在大陸活不過半個月吧。

筷子基的老記粥面,米其林推薦的餐廳。

我看到菜單的時候,已經決定好第二次來第三次來點什麼菜了。下一次來這裡,只帶上錢包和胃,不告訴誰,不用代購,不去景點。一群朋友可以邊聊邊享受美食,或者一個人來也無所謂,反正我向來是個孤獨的美食家。

不過好像一個月才能拿一次澳門的 G 簽。

晚上回到珠海,坐高鐵回廣州,真的有點累,就特意買了一等座休息一下,結果隔壁是一個帶兩個娃的大媽,一上高鐵就脫了鞋,放任兩個熊孩子吵吵鬧鬧。

晚上回到家其實很餓,卻沒有什麼胃口,我太熟悉這種感覺了。兩年前從台灣回來,今年冬天從香港回來,都有這樣的感覺,暫且我叫它「港澳台厭食症」吧。

長大之後 鄉愁是一張薄薄的通行證 我在這頭 美食全他媽在那頭

你說我什麼時候才有能力移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