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au

Macau 有多好現在才知道

你知道外面有多好,才知道裡面有多糟。

上次來澳門其實才是五月初的事情,但是那天我沒趕上高鐵,而且鼻炎發作了一整天,都沒有好好享受美食,深深殘念的我決定再去一遍。

提前一天搞定簽注

很討厭的事情是這些機器兩個自然月才能用一次,所以我擔心之後還會不會衝動去香港什麼的,就簽了兩次香港一次澳門了。

第二天提前一個半小時出門坐地鐵去南站,由於有了上一次倒霉經歷,這次我提前查好了從哪一個地鐵口出閘,然後往哪個方向走去驗票安檢,以至於我剩餘的候車時間接近大半小時。

出門的時候發現自己忘記帶 Battery Case,有一個念頭是借別人的充電寶過完這一天,但是還是決定回去拿,後來發現這個念頭救了我一命。

事實證明,只要路夠熟 15 分鐘就可以驗票安檢上車了。

我們的動車是 25 分開,山山 02 分才下地鐵,全程走緊急通道,趕上了動車。

兩位主管特別的 nice 和平易近人。他們說餐廳有一個日本常客,隔一頭半個月飛來一次,每次都打包一瓶醬走。

還點了其他餐品,不過最值得說還是上面兩個。

黄赌毒是分不开的对吧

吃撐之後,我們決定去「新八佰伴」代購,減輕一下路費的壓力。

在樓頂的超市,聞到了蜜汁燒烤的香味,我們一致決定,吃一頓下午茶,在美食面前就是這麼沒原則。

考慮到接下來的路程 忍著沒買一些帶回來當這個月的宵夜 後來想起也是個明智的選擇

去年年底,和朋友去「花月鐵板燒」,它們家的刺身是放鹽磚上的,後來我們四個人都對那一塊鹽磚耿耿於懷念念不忘,快要写出一首羅生門和雷克雅未克了。

然後在超市就找到這樣的鹽了,不過家裡很少會自己做刺身,於是就作罷。

果然還是兩年前的我,肯定毫不猶豫買下來。

在萬寧的時候,前面的夫婦買了幾盒嬰兒用品就花了 2.6k MOP,和臻爺說「不就是兩盒奶粉錢嗎?」這句話再也不好輕易說出口了。

朋友說這樣買回去,會不會被國內誤解為 LGBT 群體啊?
120 fps 刷新率的 iPad Pro 真的是十分驚艷
依旧是老記粥面吃晚餐

這家店從下午六點一直營業到凌晨五點,米其林指南的推薦餐廳。

上次來這家店的時候,遇到一個香港顧客,他第一次下單點了一鍋水蟹田雞粥,一個人吃完,然後他又點了一鍋,再次一個人吃完,連水蟹的每一塊都乾乾淨淨吃完,看完他,那時候我和山山決定,下一次來就是水蟹田雞粥了。

我自己家也是做餐飲的,深知道出品穩定性有多難,從原料採購到每一位廚師的工藝,還有雜七雜八的因素,都會影響最終的出品,而我來老記,每一次點餐每一份出品,都沒有不滿意的。

下一次來應該就是炸雲團,炸大腸,幾瓶啤酒,喝醉了就走路回關閘了。

老記的價格,在澳門的消費水平,也算得上是平易近人了,在廣州,特別在一些外來人口密集的地方,所謂餐廳就是單純為飽腹而已。

為了美食移民,也不是不可能的,關於這個問題,臻爺的香港——中國最後一塊淨土還可以展開講講。

趕上珠海回廣州的最後一班城軌,到達南站已經沒有地鐵了,恰逢我回市橋的最後一班公交車壞了,手機電池也快耗盡了。

到過南站的同學都知道,那兒是打不到車的,就連 TAXI 也是坐地起價,而且要拼車才接人,也不想深夜麻煩到家裡人,便隨便搭了一班車離開南站,到了外面的馬路攔了一輛摩的,還好願意接我回市橋,活著回到家實在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