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聖誕留一晚陪 MLA

浪子已泊岸。

2017 下半年辭職之後,可以隨意地參加各色各樣的覓食 / 旅行 / 演出,也不需要被死線左右。

九月時候知道 MLA 今年聖誕有 Live,遂買票。

好。

走。

買。

不假思索說出這三個詞,能給人無窮的熱情和勇氣。

港台文化生活消費門檻之低是大陸人難以想像的,況且大陸人在搶票的時候就天生劣勢,不能去通利琴行買,只能擠 Cityline 這個破網站。幸虧當過年半年爬蟲工程師,用盡辦法總算是搶到了兩張。

之前 Dexter 說,看演唱會之前幾個月都不聽那個歌手的歌,演唱會那天便更多驚喜。


沒料到聖誕連休,來往中港的車票瞬間被搶購一空,路上的堵車讓路途顯得異常漫長。而且車上還遇到令人噁心的大陸人,粗俗野蠻不講理。

到港之後,客車為了落客,繞進去了荃灣,為漫長的車程又增添了一份無聊。


與好友約好先坐摩天輪,圓方下車後便搭東涌線到香港。好友一心想看日落,想看夜景,可惜天公不作美,空氣污染讓天空都是灰蒙蒙。憶起夏天和幾位死黨上山頂睇夜景,多麼美好的時光。

結構的美感,在 iPhone 上的 Live Photo 更佳,可惜沒法 upload 到這裡。

這家餐廳讓我想起 《smile》結尾維托和 hana 一起開的餐廳。


港鐵尖沙咀 A 口,九龍公園對出的路口,聖誕連休,滿是遊客。

打算搭 219X 去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在巴士站被當成香港人問路。看她們肩上掛著往年的 tote bag,便讓她們跟著我吧,應該去的是同一個地方。

自己買了一件 T,幫朋友帶多了一件,還幫朋友的朋友的女友帶了一個 tote。

p sale tote bag 時候,說德語那款是專門準備比毒捻的,等女仔問係咩意思,就可以答,why don't we stay over night。


和過去大多數的 Live 差別不大,我也不愛拍照錄像,把注意力浪費在錄影,多麼掃興啊。美中不足的是屏幕太低了,對我這種身高的人不友好。

整晚的態度還是很明確的。開場前播了《皇后大道東》;p 在介紹新歌《西湖沒有中秋》,裡面說到在西湖的悲傷事;恰逢聖誕,問我們多少人從大陸過來,唱了黃霑的《慈祥鵬過聖誕》,港人在 1989 聖誕處於恐慌中的作品。

HEY HEY BABY = 希希 baby

點歌環節,p 說今晚女友在,就不唱小黃歌了。

台下喊,你是浪子別泊岸。

p 說那首是寫給朋友的,不是說自己。

台下喊,憂傷的嫖客。

p 說咩啊,我都沒嫖過⋯⋯


晚上翻來覆去睡不著,下樓買喝的,順便點了一份炸大腸。


第二天早餐是念念不忘彌敦粥麵家的豬膶粥,早上九點開始門口排隊,實在不知道爽滑彈牙的豬潤是怎麼烹製的。


虎門大橋

滿是遊客的香港,我已經累了,中午便回去,沒想到回去時候隔壁座位的大陸人再次展示了素質之低,是沒有限度的。

这香港已不是我的地头 就当我在外地旅游


二零一七年,就讓你這樣終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