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ngzhou, Guangdong

夏天來了,不如⋯⋯

給 Face 雜誌的記者 Ivy

下車前就開始下雨了。

我和 yoza 都很喜歡下雨,一年前 yoza 問我要不要一起參與她的一年雨季企劃,覺得自己只是喜歡下雨而已,並不是能把雨天拍下來的人。yoza 是我認識最會拍雨天的人了。

下午先是在車站和法先生見面,然後一起去天體。和剛下班的兩人碰完面,檢票的時候,球場已經在唱國歌了。我們選的是正對球門的位置,坐下後心裡嘀咕:球場看起來比電視上看要小!「別看球場很小,你下場跑的時候就覺得跑斷肺!」球迷法先生解釋道。

恆大雖然在開場就打少一個人,但天津還是沒逃脫得過「天體低消」。也是第一次在體育場玩人浪,現場看球氣氛實在是好。美中不足是看台離球場太遠,又沒回放,不免太過折磨視力了。


回來前幾天得知楠記廚師辭職,我們一群人晚上九點的 routine 便又一直缺席。退而求其次,選擇南郊另外一家大排檔,除了價格偏貴,出品還可以。

生活在城市的人害怕晚上的孤獨,所以發明了宵夜。

我們四個人說,既然每天早上擠 Line 3 這麼辛苦,還不如在市區合租房子算了。誰早下班還能煮一下四人份的菜,晚上能打遊戲之餘一起吃宵夜喝酒,電子產品還能換著用,而且最重要不會像大學宿舍那樣有可能遇到變態室友。

夏天來了,不如轉下份工,唔好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