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 Macau

如果小島不快樂

香港能快樂,澳門也能快樂。

其實沒有非去不可的理由,只是難得有空都不出去走走,回來的這個月就變得一點意義也沒有。去年也去了香港很多次,純粹找吃的,看電影的,看演唱會的,說不上最喜歡,但總覺得我過去的十幾年總是和這些地方牽扯在一起的。

恰逢看了新聞,林鄭月娥被問及她的母語是否為粵語,我也想問問自己,我的母語呢?普通話?肯定不是,我至今仍說不好普通話,畢竟小學初中只會在語文課上偶爾練習,高中也只是當老師不會粵語我們才選擇普通話。這樣看來,我的母語還是粵語,雖然還有些詞發音不標準。今天廣州放眼望去也沒幾個小孩能流利說粵語了,對於這件事,我是悲觀的。

講普通話係唔可能講普通話噶,一世人都唔可能講好普通話噶啦,又唔想留係大陸,靠打份工先勉強維持到生活。去香港澳門感覺就好似返屋企一樣,裡面個個都講廣東話,煮野又好食⋯⋯我超鍾意果度啊!


仍記得去年在 UA 看《鄧寇克》的體驗,既然《復仇者聯盟》在香港比大陸早一個月上映,倒不如就借此機會去看。

聽朋友的介紹,走廣州南站、福田站、福田口岸、落馬洲、東鐵綫,這條線路比較好,便決定嘗嘗鮮,後來發現體驗極其一般。在大陸,我討厭換乘,這意味走很遠的路和無數次的安檢,還有不通用的票據。

第一頓是一蘭拉麵,所謂「一蘭のこだわり」。或許是我吃不慣清淡口味的拉麵,又或許只是我在東京的那個晚上太餓太快樂,渋谷那晚上的一蘭拉麵要更勝一籌。

晚飯依舊是佐敦的彌敦粥麵家,或許是越來越承擔不起試錯成本,我基本不愛嘗試新店了。豬肝粥和爽脆魚皮依舊得我心。

路過 711,買了綾瀨遙代言的新款無糖可口可樂,出奇的好喝。


相比於澳門,港深太繁華,太擁擠,琳琅滿目之餘,擁擠感讓人抓狂。澳門不一樣,不適合購物,自然蝗蟲不多,我也不愛去一擲千金的賭場,剩下可以走的就是十分市井的地方。

都說珠海適合養老,從廣珠城軌就能看出來,隔壁的廣深已經是高鐵,以至於一趟廣珠的時間接近能來回一趟廣深。

廣珠城軌慢原因,可能還有是需要繞進順德,中山這些城市。珠江口為界,西邊是佛山、順德、江門、中山、珠海,東邊是東莞、惠州、深圳。我喜歡西邊多於東邊,我猜大概是以前去東邊多數是隨家父出差,而去西邊是和親戚好友去度假吧。

香港有廣東道,北京道,有下亞厘畢道,澳門有廣州街,而據說有的人覺得這樣的名字不好。可能有一天下亞厘畢道要改名解放路。

AUDIO

照買照賣樓花處處有單位 / 但是旺角可能要換換名字

午餐依舊是宋玉生廣場的新口岸葡國餐,短期內在澳門我應該不會選別家葡國料理了,葡式燴牛尾跟飯堪稱一絕,一人食的最佳選擇。

旅遊警察是澳門街頭的一道風景,第一次到澳門的時候在官也街遇到,當時覺得怎麼會有這麼酷的警察。

晚餐在筷子基的老記粥麵,這次來發現門前的米芝蓮必比登推介換成了 2018 年的,這也是毫無懸念的事情。

若然你想品嘗價廉物美的美食,老記便是不二之選。儘管餐廳並非位於市中心,但是所有的士司機皆知這間馳名食府的位置。老記二十多年來提供美味粥品麵食及廣東菜式,其田雞腿煲及水蟹粥更備受食客推崇,店內光猛潔淨,侍應親切有禮。1


北邊的人總想同化這裡,想這裡的人俯首稱臣。可是,那群人連做菜都會不腳踏實地去做,只會把這裡搞得烏煙瘴氣。

這香港已不是我的地頭,就當我在宇宙飄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