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

今夏如煙火燦爛

平成最後の夏。

いつまでも

ここにいたいけど

ねえだめなんでしょう

之前我拿到了多次簽證,出簽後旅行社建議三個月內最好出行一次,日本大使館可能會抽查。於是趁著本科答辯結束之後有一段空閒時間,彌補年初到日本旅行留下的遺憾,我又跑去了日本旅行。不同的是,上次有 domdom 帶我走遍関東関西,這次我這個連五十音都記不完的人需要單打獨鬥。

和上次一樣,從 HKG 出發,依舊是選擇 HK Express 這家廉價航空。由於 HKG 有好幾家廉價航空,從 CAN 出發飛日本的航班競爭力實在不大。住宿都在 Booking 上面訂,如果希望節省開支,Airbnb 是个好选择。

之前 Bing 推薦我使用 Google Trip 管理旅程,能將 Gmail 收到的行程單解析歸檔,而且能自動導入到 Google Maps 星標。

上次的經歷告訴我,如果旅程時間太短,関東関西都走一趟是個愚蠢的念頭。要是京都和東京的確讓你難以抉擇,旅途最好不少於 12 天,合理的行程應該是從 KIX 登陸日本,沿著東海道新幹線玩到東京,最後從 NRT / HND 回國。新幹線車票一點都不便宜,體驗一次就足夠了。


從蓮花山港坐船到 HKG,在碼頭辦理托運後只需要好好享受旅程,100 分鐘到達 HKG,可以悠閒地吃個午飯,飯後趁著睏意登機睡覺。

Skytrax 把 HKG 評為全球 top 4 的機場1,而且是最適合中轉和就餐的機場。生活在廣州,臨近香港,可以說是生活在最不幸的國度的一件幸運事。

四小時的航程,半程睡覺,半程聽播客。播客是我消磨時間的方式,因為並不是所有場合都適合閱讀,而播客是個閱讀之餘補充「濕貨」的好方式,我一直逢人推薦聽聽自己感興趣的播客。

黃昏時分到達 KIX,降落時候還能看到海面上躍動的魚。入關比我預想中要多人,排隊就接近要三十分鐘,最後工作人員也受不了遊客太多,開放日本國籍和永駐者的通道給遊客使用,才稍稍緩解擁擠狀況。希望將來有機會走這個通道,不以這樣的方式。

関西空港到酒店,坐電車可以選擇指定席的 HARUKA 直達新大阪站,也可以搭関空快速這類型無料急行到市區換乘,後者直接用 Suica 就可以入站。擔心第一天晚上過於狼狽,我出發前一天上 JR 西日本的官網查詢了列車信息,官網上提供的指南詳細得讓人有安全感,甚至還貼心地將購票方式拍成了視頻,並且標明是否能使用信用卡,完全不用擔心現金不足。

出門前除了查詢機場到酒店的方式,還要注意酒店接受 check-in 的時間。例如我選擇的公寓式酒店,check-in 時間最晚到 21:00,在這之後就不接受 check-in 了。由於我的航班比較晚,到達新大阪站有可能已經晚上 22:00 了,遂出發前寫 email 說明情況,提前網上支付,到酒店之後便可以自助 check-in。

在大阪的兩天住在新大阪站附近的大阪海星住宅酒店,這是我旅途中住過價格和配置平衡得最好的公寓式酒店。對我來說,傳統酒店每天清潔一次的服務太奢侈,住宅酒店這種提供有限服務的方式恰到好處,畢竟日本人力資源太昂貴。已經是第二次選擇這家酒店了,我一旦選擇到合適的東西便失去嚐鮮的動力。

酒店樓下有小庭院和 24h 無限量供應的咖啡和茶,お疲れ様!

Yahoo!乗換案内和 Google Maps 是日本旅遊必備的軟件,除非你是一個鐵道迷,不然你不可能看得懂和記得住日本電車運行圖。

此外如果打算使用信用卡購買電車特急券,還需要準備一張 JCB 信用卡,我的 MasterCard 無法在售票機上購買新幹線車票,也無法綁定 Suica 付款,原因不明。

更多細節可以看日本旅行案內


到大阪的第一個晚上,在車站附近四處遊走。才發現,接近凌晨,最繁忙的地方依舊是車站。

凌晨一點,獨自走在大阪街頭,絲毫沒有不安全感。我以前總以為城市和寧靜這兩個屬性是衝突的,總以為荒涼是寧靜的必要條件,只怪我新聞信太多,出國走太少。

我也可暢遊異國 放心吃喝


上次來大阪已經到過梅田、心齋橋和 USJ 了,這次只停留一個白天。恰逢関西地區開始進入梅雨季節,雨天出行不便,整個中午都只在大阪城公園附近走。宜居的城市從不吝嗇規劃大片的綠地,譬如大阪的大阪城公園,譬如奈良的奈良公園,譬如東京的皇居、上野公園、明治神宮。

日本的烏鴉真如動漫中惱人,還有無數不怕生人雨天出來覓食的鴿子。人人都說香港是石屎森林,可以去維港碼頭看看,可以去港島半山看看,隨便也能找到鴿子。我去過最少鳥類的城市大概是我生活的地方。

趁雨漸小,到難波乘近鐵到奈良,電車上遊客一直很多,半途上來修學旅行的中學生,電車更擠了。到站下車,心想上一次因為各種原因沒能到奈良,這次終於無憾了。

在日旅行有一種安心感,到一個陌生地方我從來不會感到迷惑,頗為準時的電車,公開的時刻表,多語的廣播和標示,即便是遊客也能輕易在指示牌上面獲取信息。或者不用說公共基礎設施,每個月台、改札口都有穿制服的車站工作人員,十分熱心地解答你的問題,從來不會因為你是外來人而有不耐煩的面色。

適合一個人旅遊的地方不多,日本算一個。

到達奈良的時候稍稍放晴,漫天的楓葉,雖然不是秋天的紅葉也可以感受梁柏堅筆下「萬千愛侶 全城被葉海覆蓋」的場景。

沒走多久,雨又開始下,只好在樹下躲雨,沒帶傘的人措手不及,帶了傘的人有恃無恐。

商店有提供給遊客買鹿せんべい,吃到餅的小鹿會禮貌地鞠躬,要是吃不到就會追著遊客的背包和衣服咬。小鹿是不介意遊客的合照和撫摸的,但是鹿角願不願意給你摸則要看心情,心情不好的時候你會體會到什麼是「小鹿亂撞」。

行走間聽到有人說這麼美的鹿角用來做鹿茸就好了,祝福你呀小鹿你活在日本。

途中又遇到那群修學旅行的學生,看著他們天真浪漫的笑臉,對比起自己的學生時代,忽然間失落起來。自卑的小情緒氾濫,雨水打消了繼續遊玩的興致,濕淋淋的天氣讓人犯睏,便回頭往車站走,乘電車到京都。


京都的幾天住在烏丸七條的 guest house,在 Paypal 提前付款,完全自助 check-in 和 check-out。徹底吃飽睡了一晚上,第二天便又有心情繼續四處走了,松屋的牛丼有神奇的治癒能力。

上次來京都已經路過京都車站多次了,只覺得這棟和古都其他不是同一時代的建築絲毫沒有違和感。這次為了去樓頂的拉麵小路,上了車站的頂層。不曾想到頂層是一個適合觀景的空中花園,還有專門設計為遊人觀景的空中走廊。

京都車站頂層的拉麵小路匯集了北至北海道,南至九州的各色拉麵。經 mao 的推薦,福島的坂內食堂十分值得一去。他們家的拉麵將豬肉熬至透明狀作為湯底,加上鋪滿整碗拉麵完全不覺得油膩的半肥瘦叉燒,特別適合餓的時候大快朵頤。


audio

下午沿著鴨川往北走,路過清水寺,直到花見小道。見夜色漸近,便往回走。

抱著吃遍拉麵小路所有拉麵的渺茫希望,晚上回到京都站繼續吃拉麵,雞湯湯底的中華拉麵也毫不遜色。

從車站頂層下來,發現樓梯亮起了燈,遠看還有三三兩兩情侶借著夜色卿卿我我。啊,此情此景讓我好想談戀愛。

為了保護古都氣息,京都政府限制了京都建築的樓高。以至於獨自一人漫步京都,隨處都能望見和我一樣孤單的京都塔。路過便利店,買了一瓶 SUNTORY 的果酒,月下靠在路邊欄杆上,在 Telegram 和遠方友人聊天。

憶起下午在嵐山,路過祈求姻緣的神社,有三三兩兩穿和服的女子,也有來祈福的情侶。

説起結婚這邊事,身邊的朋友被父母拉去相親,高中時期的同學年底要舉辦婚禮了,不過對我來説還是很遙遠。


四天在京都,每天都會路過東本願寺,卻從來沒有進去。東本願寺在烏丸七條,離我入住的 guest house 不到兩百米。在京都的最後一個早上,醒來發現距離新幹線發車尚早,便打算進去走走。踏進東本願寺的第一眼,和旁邊的日本夫婦異口同聲地說了一句広い,然後尷尬地相視一笑。只覺得整日都會變得有趣起來,便簡簡單單地在拉麵小路吃過午餐,準備出發往箱根。

離開車站前還發現下午有附近的中學過來進行樂器演出,但乘坐的新幹綫要發車了,遂作罷。


晚上住箱根山上的溫泉旅館,從京都乘坐新幹綫到小田原站,換乘小田急公司的電車到箱根湯本,隨後乘坐箱根登山綫到強羅。

其實年初的時候已經到過箱根,箱根的消費要比東京大阪高很多,這次大可不去,只是上次登箱根山時遇上大雪,沒有看到富士山深感遺憾,便決定這次再去,當然不會像上次一樣選擇山上最貴的溫泉旅館。

入黑以後,箱根山便不適合外出,便利店也停止營業,晚飯選擇溫泉旅館的懷石料理。睡前泡過湯,在大堂喝冰咖啡,坐在附近的有三三兩兩情侶,估計是假日來箱根山度假。冰咖啡喝了一杯又一杯,權當是鍛煉聽力的機會了。


第二天把行李寄存在旅館,坐箱根登山纜車到早雲山,在乘空中纜車到大涌谷。在空中已經能看到火山的噴氣地帶,乳白色的露天溫泉以及聞到空氣中夾雜的硫化物的氣味。

大涌谷最出名的是吃了能長壽黑玉子,溫泉水中的硫化物讓蛋殼都變成了黑色。雞蛋口感不錯,但論起延壽,我還是喜歡中國揚州。

箱根山現在仍是活火山,而且加上多變的天氣,經常會封鎖一部分旅游區域。由於之前的泥石流,登山道仍未開放,實際上活動範圍只有大涌谷纜車站周圍2


要趕在傍晚六點前到横浜的博物館,並沒有在箱根山逗留太久,在小田原站坐 JR 東海道本綫到横浜。

横浜站換乘みなとみらい綫,在みなとみらい站下車走數分鐘就是日清杯麵博物館(安藤百福發明紀念館)。日清杯麵博物館是佐藤可士和設計的博物館,他同時也是 UNIQLO、SEVEN ELEVEN 的設計師。

在博物館内還有機會自己配置一碗杯麵,我選擇的是番茄湯底和芝士玉米的組合。此外,還能親自在空白的杯麵上寫上日期和畫畫,如果說配料都有可能和別人相同,自己的彩繪讓這個杯麵成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杯麵。那天也不是什麼特殊的日子,記憶中我大概寫了「平成三十年六月四日,家明在横浜3」。

audio

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日子寫上一句無關緊要的話,也不清楚回去時候海關會不會開箱檢查行李,與其遇上麻煩倒不如晚上把杯麵吃掉。


這麼多個城市走過來,我便是覺得横浜最適合生活。

在みなとみらい漫無目的地走一天,也不會有絲毫厭倦。

再想形容横浜,可惜想到的就剩下一句一句的共產中文。在牆內生活了二十多年,我似乎已經失去了語言表達能力,就像 Orwell 所說:「如果思想可以敗壞語言,那語言也同樣可以敗壞思想」。


去年我在博文中說過我很喜歡《逃避可恥但有用》這部劇,當時只是因為朋友說「男主很像你,一樣也是個程序員」。

audio

這次到横浜,當然不能少了聖地巡禮。


這次來日本還有一個原因是心心念念的築地市場確定在今年的十月份搬到台場去了。這次一心想去築地市場看金槍魚拍賣,所以在東京的這段時間都住銀座附近,出門走十來分鐘便是築地市場。

參觀金槍魚拍賣之前需要在東京都中央卸売市場查看當天是否開放參觀。築地市場每天只允許 120 人入場參觀,而且不設預約,兩點半左右開始登記,所以基本凌晨一點左右就需要開始排隊。

拍賣在凌晨五點左右開始,但三點多四點就會有工作人員過來介紹築地歷史,拍賣流程和注意事項,還有 Q&A 環節,全程都是英文進行。我參觀的晚上是一位年過花甲的老先生進行介紹,雖然英語帶有少許日本口音,但是和在場來自美利堅的各位交流卻是一點障礙都沒有。

老先生是一位很有趣的人,他的講話從來不讓我們這群通宵的人感到困倦。他介紹自己去過八十多個國家,準備也離開日本,來築地市場做遊人的嚮導沒有收入,只是希望更多人了解這個行業。老先生問在場的我們來自哪裡,有一半人是來自美利堅,幾十人來自歐盟,也有臺灣、香港、菲律賓、韓國和新加坡,只有我和友人倆人來自中國。隨後,老先生給我們分享大中華地區和日韓歷史,從美食、旅遊聊到政治。中途倒是有兩個中國人來到現場,坐了十分鐘便覺得聽不懂英文而悄然離去。

可能到了豐洲市場,還會有規模更大的金槍魚拍賣,但是和老先生交流的那個晚上,就只會存在於那個晚上呀。


晚上到台場看夜景,十分推薦坐ゆりかもめ線。從銀座的新橋出發,能沿著港區海岸線看夜景,經過彩虹大橋,台場海濱公園,自由女神像,日本科學未來館,豐洲市場。或者是 JR 換乘りんかい線到東京テレポート,能直達 Unicorn Gundam。

在青海站開外是一個小花園,正值紫陽花開的季節,滿開的紫陽花普遍碼頭,旁邊是玩滑板的少年,往外能看到繁忙的港口和準備降落在羽田機場的飛機。

岸邊有指示清晰的告示牌,其實也不必指定說政府設計製作的告示牌,就連街頭的傳單,廣告牌,也不會是雜亂無章的,不會像中國的一樣毫無美感可言。日本對美的觀念是貫穿到每個市民當中的,我生活的地方告訴我,普遍缺少對審美訓練機會的社會真是一個災難。

美学是日本人坚持的一种行动伦理4

這裡推薦我喜歡的一期播客,灭茶苦茶:日本没有艺术

等天色昏暗,乘車到お台場海浜公園站,可以看到絕佳的港區夜景。

沙灘上有談情說愛的情侶,帶著小朋友玩耍的家庭,另一邊是酒館和沙灘椅,遠處是彩虹大橋和港區的燈火輝煌。


在墨田區能遠遠地看到 SKY TREE 地標。

穿過隅田川到充滿中國人的淺草寺,抽籤需要 100 円,投幣取籤也是全憑自覺,便覺得要是在中國被大媽全拿去當草稿紙也不是不可能5。抽到一張凶,我是向來不相信風水的,但覺得入鄉隨俗,就算不捨得簽紙也綁在架子上留在淺草寺吧。現在回想起,凶的意思大概是我將要回國吧。

晚上在上野的便利店遇到把我當本地人問路的老爺爺,還好蹩腳的日語也勉勉強強能表達自己不是日本人的意思。想起自己也不是第一次被當日本人了,在ヨドバシ被售貨員拉著用日語吧啦吧啦地介紹了五分鐘,在博物館被聽不懂英文的おばさん求助。

晚上在御徒町的服裝店和 domdom 見面,已經四個多月沒見,和他相約在下班之後到新宿Suicaの企鵝廣場附近的居酒屋喝酒。一百五十多天沒見面總是會有聊不完的話題,便心血來潮酒店也不回,在 domdom 家過夜算了。

週五凌晨新宿車站的中央線擁擠不堪,就像一百五十多天前我提著行李第一次坐中央線的那個晚上。到了武蔵境,竟然開始下起雨來,就像一百五十多天前我提著行李第一次到武蔵境那個晚上。

久しぶ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