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

赤城千葉

寒風使我抖震,但我興奮。

台灣旅行之後我説想去日本看看,三年後終於如願以償。這幾年去過廣州附近的幾個小城市,也去過雲南,成都,重慶,覺得國內城市在這大環境下也漸漸喪失個性,每個城市都變得大同小異,剎那間「旅行」這個詞變得索然無味,我更喜歡待在自己的小角落裡。

再次讓我提起興趣出去走走的,就是香港和澳門了,2017 年去了不下十數次香港和澳門,兩地的美食,低廉的物價,豐富的文化生活讓我欲罷不能。但畢竟還是彈丸之地,地鐵能到的地方很快就走了一遍。香港大概是長洲還沒去了,但是單身狗去長洲能做些什麼呢?

去日本這個想法已經和朋友聊了大半年,即便是早已是法律上的成年人,財務獨立和人身自由這兩樣事情不是人人都有。

2017 年大家都過得很喪,為什麼喪呢?大概是喪失自由和尊嚴吧。到國外自由行去不失為一種逃避的方式,我不喜歡參加旅行團,正如我不喜歡每個人活著都要按照別人預定的劇本進行。

一個極其偏執的完美主義者,例如我,是有點抗拒在自由行中乘坐計程車或者是預定接送車的,告訴別人自己要去哪裡,然後就等待別人規劃路線到達,多沒有意思。自由行的樂趣不正是一切都自己動手規劃嗎?這就是為什麼我喜歡香港啊,十分發達且標識明確的 MTR 與巴士,作為中轉地,從 HKG 到市區坐機場快線也只不過是二十分鐘。關口也有到市區的列車,四通八達的地下鐵把城市連接起來,準時可靠,一天只休息幾個小時。港鐵是一家我十分喜歡的企業,特別是在企業宣傳和信息公開這兩件事上。但是香港彈丸之地限制了它發揮能力,需要修的地鐵就那麼幾條,也沒有大型換乘的需要。

不過説起發達的軌道交通,日本就是世界第一了,心心念念的城市,東京へ行きましょう!

我在 2017 年年底才開始準備簽證和機票,由於拖延症,機票買貴了,托運行李也買太多了,簽證也找了不太靠譜的旅行社。不過好在朋友住在東京,住宿方面完全不用操心。

出發前的凌晨才收拾行李,顧著拍 vlog 沒有認真收拾,結果帶多了很多無謂的行李。

我真的應該只帶一個雙肩背包過去的。


坐船去 HKG 的時間比坐 Line 3 去 CAN 多不了多少時間,一人一座也比和上班人士擠 Line 3 舒服到不知哪裡去。在碼頭就辦理登機手續和托運,把行李箱丟給航空公司,也不用再在候機的時候看國內公共場所的公益廣告,解放了呀!

在船上看珠三角的天空髒兮兮的,不過心想快要可以遠離這裏兩個星期了,也懶得吐槽了。

到了 HKG 之後天空乾淨了些許,在機場等候的時間也不算無聊,有 Wi-Fi 和各式餐廳,多餘的時間還可以拿着相機拍拍飛機。

當然上飛機之後就開始倒頭大睡,即使隔壁貌似是一個漂亮的小姐姐。

在珠三角生活了二十年,再怎麼出去都是在國內,說實話中國人審美大多相同,也可以說貧乏。以至於我下飛機踏進成田機場的第一眼就讓我無法用言語形容了,整個機場靜謐,優雅,牆上是日式的掛畫,沒有任何多餘的裝飾,沒有任何多餘的標語,沒有任何的設施想吸引你的眼球,每一個組件都安分守己。總説日本社會最近步入了低慾望的狀態,我想我會愛上了這個城市。

過日本海關的時候,海關人員檢查完我的背包,便把我背包內的物品按順序一件一件放回去,拉好拉鍊,扣好釦子,雙手交會給我,還向我表示歉意,大概是檢查背包給我添麻煩了。我經常從深圳過海關,每次都會看到被檢查的旅客狼狽地收拾自己被檢查完的行李。我想這就是優しい吧。

過海關之後第一件事是在機場的自動販賣機刷 Suica 買飲料,只因廉航上只有 evian 礦泉水賣。自動販賣機十分可愛,買完飲料還幫我拍大頭照。

和接機的朋友碰面後,從成田機場買了 NEX 的特急券到新宿,轉乘青梅特快,在三鷹換乘中央線快速到武蔵境,再走一公里左右就是朋友家,這是與東京電車首次見面。電車上背着背包提着行李箱很狼狽,但是乘客都會讓我上下車。路上除雪不及時,已經開始結冰。

到了住處,決定晚飯就在便利商店買。買了之前新垣結衣代言的日清元祖雞拉麵,還有幾罐果酒,一小包下酒菜。在日本少不了便利店。

回到住所,有 Wi-Fi,有毛絨絨的地毯,有懶人沙發,有暖氣。

お休みなさい。


在東京的第一個早晨,是安靜的,晴亮的,乾淨的。

在後來上傳圖片的時候,我一度懷疑我偷偷地給照片加了濾鏡,再三確認都是 iPhone 8 Plus 原圖直出。

中午朋友還有考試,我們午飯便在他大學食堂吃,飯堂有各色拉麵和丼。飯後獨自在車站附近的無印良品買這幾天會用到的日用品。香港和日本的無印良品定價基本是一樣的,但基本上是一個車站一家店,比國內的要便宜不少,選擇也更多。來日本旅行真的可以不帶行李。

傍晚去新宿坐新幹線去大阪,只背了一個小包,反正缺什麼就到大阪買吧:)

車站換乘十分方便,指示牌和標示都是特地設計過了,就算是第一次搭電車也可以清晰地知道如何換乘。更沒有像大陸多餘的安檢,我們到車站取車票,買飲料和上車放下行李也不過是五分鐘。

住在新大阪站附近的公寓式酒店大阪海星住宅酒店,當初在 Booking 上預訂的,預訂的時候看到地理位置不錯,加上照片十分合我心意,沒想到入住之後房間的確和照片上的一模一樣。酒店樓下有各色各樣的便利店,離新大阪站也不過是三分鐘路程。住宿費比香港同質量的酒店便宜很多,房間裡面設施也很齊全,暖氣加濕器,冰箱,浴室與暖風機,還有洗衣機。來日本旅行真的不用帶太多行李。

晚飯坐電車去心齋橋,有烤肉,拉麵,壽司,蟹道樂的帝皇蟹。最後選擇了烤肉,人生第一次吃生牛肉。高中時期參加過生物奧賽,寄生蟲那一節的內容我至今記憶猶新。


在大阪的第二天,出門時在下雪。

我們訂了環球影城的門票,巧逢週末,遊客不少。日本人太能排隊了,過山車和 Final Fantasy VR 花了我大概四個小時在排隊上。不過不枉此行,USJ 有我玩過最棒的機動遊戲,沒有之一。

在 USJ 露天吹了一整天的寒風,排了一整天隊,晚上離開的時候已經迫不及待吃晚飯了。晚餐選擇在梅田的蟹道樂,吃各色帝皇蟹料理。在心齋橋的那天沒吃成,念念不忘。


在關西的第三天,去了京都清水寺,下車發現全是大陸遊客,香港遊客,台灣遊客,一剎那有回家的感覺。結果就是兩群會中文的人在日本用英文交流。

京都車站的玻璃建築外牆能看到京都塔,但趕時間上車太匆忙了並沒有好好拍。

清水寺旁邊有一家榻榻米星巴克,是 Mao 推薦去的。在 YouTube 有很多旅居日本的 YouTuber,他們的視頻是我打發無聊時光認識日本的利器。

Pic by 大貓

路過京都站的時候,看到京都鐵道博物館的宣傳海報,看見下午還有時間便進去轉轉。

博物館建在鐵路附近,會有真正運營的列車開進來做展覽。館內的資料十分詳盡,列車的每一個部件都有實物演示,可以提供給觀眾自行體驗。我從小就是一個鐵道迷,苦於國內沒有這樣的博物館,學會上網之後最多也是在百度百科上面查資料。直到本科時候才把翻牆當作日常生活的基礎需求,才開始習慣從維基百科查資料,也是那個時候才開始認識國內興趣相近的鐵道迷。沒想到日本的博物館能優秀到這個程度,那些把列車模型放在玻璃盒子裡面的鐵道博物館不配叫博物館。

回去的時候我在想,要是小時候有能力接觸到這個世界多一點,我現在還是會在這裡寫代碼嗎?不清楚,但是接觸多一點總是沒錯的,況且現在意識到再追也不算遲。

晚飯最初打算在京都吃大阪燒,吃完再回大阪。可惜想去的餐廳沒有提前預約,等了一個小時也沒有位置,只好再次回梅田那邊的商場裡面吃大阪燒。這一頓出乎意料的便宜,比在廣州的日料店便宜多了。


在關西的最後一天,打算去伏見稻荷神社和宇治。

早上退了房,雖然背著行李去京都,但是車站都有很方便的 locker,到了京都站把背包寄存車站就可以盡情玩了。

第一站是伏見稻荷神社,意料之中的很多遊客。很多人在外面用手水舎裏的水涑口,可是我怕冷。稻荷山不高,和友人走走停停,一小時左右就爬到山頂,但是還是感到體能大不如前。

下山發現時間不早了,便乾脆不吃早飯直接去宇治。但我還是忍不住買了路邊攤位的烤五花腩,大滿足。

搭電車繼續往奈良方向前進,二十分不到就是宇治。從宇治車站出來,過馬路便是中村藤吉本店。中村藤吉本店大概是室內十個餐桌,室外五個餐桌,由於到達時是午飯時間,需要排隊等候。排隊的方式也很簡單,在門前的本子寫下自己的姓名和人數即可。室外還是有點冷,我們選擇了室內的座位。等候大概半小時吧,店外有店家貼心生好的火,稍稍取暖時間便過去。

點了一份抹茶蕎麥麵作為午餐,香料和配菜在日本料理裡面應該是一個不可獲缺的角色,我也認同這才是日本料理的精髓之一。抹茶蕎麥麵加一點點辣椒末之後讓我更加有食慾。

在中村藤吉一直逗留到了下午茶時間,旁邊兩桌客人都是台灣人,旅途中偷偷聽別人的口音辨認國籍是我一直戒不掉的小樂趣。最後我們還點了一些抹茶甜品,一杯厚茶。若是擔心厚茶的苦澀,小小抿一口,口中便盡是苦澀,若大喝一口,苦澀過後還稍有回甘。

同行的朋友病了,我們買伴手禮後便提早回東京。這次沒去奈良是個遺憾,晚上看 ig 栗子也剛好在奈良,要是去說不定可以見到真人。奈良留在下一次去吧,去看小鹿亂撞。

回東京的晚上下起了大雨,在全家買晚飯的時候淋雨了,我決定第二天去 UNIQLO 買一件雨衣。


旅途中,廣州的朋友問我,東京冷嗎?我查了一下天氣,笑著回答,體感溫度比廣州高四度,室內還有暖氣。

第二天醒來已經是早上十時片刻,在被窩裡玩了一下手機,很快半小時就過去。同行的朋友看不過眼我這樣賴床,便先出門喝咖啡去了,路上還給我發來一個視頻。


雖然帶了相機來日本,但真正拍照卻沒幾次。知道日本人不喜歡被拍到,即便他們不說。所以只在武蔵境附近拍了幾張風景留念。


回關東的第三天,傍晚前往箱根住温泉旅館,從武蔵境先到新宿,然後買特急券坐小田急浪漫特快。

上面的視頻來自小田急公司的 YouTube 頻道,我們坐車之前沒有到浪漫特快的網站查清楚,應該嘗試預約頭尾車廂的眺望席的。

箱根的積雪很厚,樹葉都已經凋盡,心想秋季來的時候紅葉應該很美吧,找一個秋天,坐浪漫特快的眺望席,看沿途紅葉,去箱根泡溫泉,那應該是我能想像到最美好的事情了。

入住的是溫泉旅館也是在 Booking 上預訂的箱根小湧園天悠日式旅館,晚餐在旅館的餐廳吃懷石料理,應該是旅途中最豐盛的一餐了。

當天箱根的天氣還算晴朗,恰逢晚上有月全食,便能在泡湯的時候賞月。旅館六樓的露天風呂是我泡過最棒的湯了。

不允許帶手機入內,圖片來自 Booking

第二天看著窗外雪景吃早餐,有和食或者洋食可選。


在箱根的第二天繼續乘坐箱根登山線 Bus 上山,去三島大吊橋。

在箱根的行程沒有預先規劃好,在小田急的電車上看到有箱根的宣傳雜誌便拿起來看看,剛好看到介紹三島大吊橋能看到富士山。不料昨天晚上還是天氣晴朗,這天是多雲的霧天,沒看到富士山。

三島大吊橋的入口有一個花園,在裡面買了草莓大福和鮮牛奶做的甜筒雪糕。

橋的另一邊有零零散散的攤位,咖啡廳。顧客應該很少吧,他們究竟是怎樣堅持下去的呀?

Kicoroの森,登山的路上鋪滿了軟木,就像踩在地毯上。

下午的風刮得越來越狠,雪越下越大,看新聞説晚上整個關東地區都迎來大雪,心想會不會入夜之後就無法下山了呀?即使箱根的很多地方我們想去,也只好抓緊時間下山。


第五天,中午在ヨドバシ買了 XBox One X 作為伴手禮,再次感慨車站有各色 size 的 locker 真是太方便了。把盒子鎖在車站,預訂了下午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的門票。美術館檢票的時候要核對購買者的身分,而且館內不允許拍照。館內能看宮崎駿的獨家影片,而且據說還是定期更新的。

晚餐在吉祥寺的やぐや,一家十分不顯眼的居酒屋,以至於只有我們這一桌是外國人。


第六天在秋葉原,二次元和各色電器的聚集地,街上有遊客,各色 coser,數不清的與 acg 相關的店鋪,另一邊是ヨドバシ和 BIC CAMERA。看到了人民幣一千出頭的 HHKB,可是我已經有一把了。

Image

在這裡讓人感慨,日本人有一顆只要你不影響別人隨便你怎麼變態的包容心,和不管自己多麼變態也不能影響別人的責任心。相比之下,你國人有一顆只要你和別人不一樣就覺得你需要指導的溫暖愛心,和不管自己多麼平庸無能都要影響和教導別人的責任心。

來日本這麼久,卻在臨走之際才吃第一頓吉野家,都怪可以選擇的太多了,單單是全家已經夠我一週晚餐不重樣。國內也有吉野家,香港也有吉野家,國內的吉野家像真功夫,香港的吉野家像帶火鍋的真功夫,日本的吉野家可以選擇的餐品是國內的十倍不止吧。生雞蛋拌牛丼實在是讓我多大腦中的巴胺溢出了,當初我踏入店門只是為了果腹呀。

日本餐廳讓我對國內大部分餐廳僅存的一點慾望都消失了。出發前看別人介紹日本的美食,大多是高級得不行的米其林三星,懷石料理,排隊排半年的高級壽司店等,可能會有快餐連鎖店的食材就很差的錯覺。實際上大多數高級餐廳更注重是整個過程的氛圍和服務,對於食物的觀感和造型有更高的追求。至於食物質量和味道,只要你肯忍受一群人坐在吧台前,沒有單獨的服務生為你服務,像吉野家這樣的快餐連鎖店也是差不到哪裡去的。

不要把你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那一套認識帶到國外去,我知道,牆對人的影響是潛移默化的,而且深遠的,被圈養的豬只會有井底之蛙般的狂歡,久居鮑魚之肆不聞其臭。1

晚飯是一蘭拉麵,餐品和香港的一蘭拉麵基本一模一樣,不同的是日本的拉麵便宜很多。不用和店員說一句話,不用和任何人有眼神接觸,在單獨小隔間內享受一碗拉麵,實在是太適合社交恐懼症的人了。

小插曲是加麵的時候數錯了硬幣,讓服務生跪著等了我兩分鐘才數對,一直讓他「ちょっと待って」真的十分不好意思,「すみません」成了我在一蘭拉麵裡面說最多的話。社交恐懼症請提前數對錢,或者是,一蘭拉麵快點支持 Suica 吧!


第七天在新宿,買伴手禮。本來打算晚上在網吧過夜,到了網咖卻發現我沒有帶護照出門,殘念。

新宿太適合步行購物了。

最後一天回港。


audio

為什麼要來日本呢?

之前看年粵日做的一個活動,走遍港樂裡面提及到香港的橫街窄巷,其實我在 2017 年也試過。歪文太愛冰島,林夕太愛東京,我曾經收集過林夕寫的關於日本的歌,心想有一天也可以「如果東京不快樂 / 鐵塔亦能快樂 / 巴黎無快樂 / 亦能用菲林充實我眼光」。

剛接觸日本的時候,在國內的搜索引擎搜,總是離不開「知小禮而無大義」這句話。小時候看歷史課本,看到裡面說當年日本侵華,真的會氣憤。以前告訴父母我想去日本旅行,他們總是提醒我當心那個變態的民族。時隔十多年,當我走在新宿街頭,巡遊山手線,握著電車的吊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裡,我突然有點怨恨那群人。不論他們出發點是什麼,不論他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有多少,這群人,不是蠢就是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