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日小菜

想起舊友林先生,是位很會做菜的攝影師。餘憶年少時,課後常到林生家裡作客,跟著林生到市場買菜,看他下廚,左右開弓,油煙飛舞,好不熱鬧。三除五下,便可起筷。此時林生家人才剛下班,通常還會帶點熟食回來。

那時候以為,所有人都是小時候學會做菜的,就像每個小孩都會玩遊戲一樣。不過我在家裡總是什麼都不做,一來家裡不需要我做,二來母上大人做的實在太好吃,我根本沒有發揮的餘地。


高中之後常和 Koo 和 CK 四處覓食。

所謂覓食,便是花費一天四處尋找美食,大多是不計花費,不算路程,不到扶牆而出不罷休。

記憶中有在香港一天吃了十頓,港式甜品和炸物,貧民價的哈根達斯。也有在天河吃可麗餅,然後在已經吃不下任何東西的情況下,到博多一幸舍三人點一碗拉麵和餃子的經歷。在桃源和阿文的故事更是數不清楚,廣州人永遠有一個胃留給甜品。


今日在公司,同事說你這個年紀就願意做菜,好厲害。

可能是因為,中國離開了珠三角,對我來說大概都是美食荒漠吧。

僭越なが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