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緬懷

臨睡前看了品城記的这家老字号在万圣节当天结束营业,从此广州又少了一个吃鸡的地方這部視頻,想說點什麼,便起來抱起筆記本隨便寫寫。

看視頻的時候最抓耳朵的兩首 BGM,一首是《海街日记》的《わたしのへや》 ,另外一首是謝安琪的《最後晚餐》。我個人閒時最愛收集各色電影,電視劇的原聲帶,不過這不是本文重點。

原諒我對漢字了解不多,一開始竟然區分不出「醉瓊樓」和「醉琼楼」竟只是簡繁體的差異而已,真難為我是一個土生土長,受港台文化熏陶頗多的廣州人。

最開始知道這家店是年初在香港,我常愛去的「佐敦粥麵家」的旁邊有一家「醉瓊樓」,「佐敦粥麵家」去多了「醉瓊樓」三個字也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再次見到「醉瓊樓」是在一天世界的 Twitter,Lawrence Li 說這是「黄钟大吕,铿锵中文不死」。

一天世界读者投稿

看到這我的第一反應是在佐敦我所認識的「醉瓊樓」要結業了?讀完才知道此「醉瓊樓」非彼「醉瓊樓」。不曾知道廣州也有「醉瓊樓」,我標榜自己是土生土長的廣州人,但是日常混跡的地方總是高樓林立的 CBD,對老城區的文化少有了解,也甚少踏足。實際上「醉瓊樓」也就是和「蘭州拉麵」一樣,是一個菜系的標誌而已,「醉瓊樓」代表的是客家菜系。

在這之餘,借此機會也知道了何謂「三及第文」,這是維基百科的解釋。在滿受共產中文毒害的今天,還能讀到如此市井而嚴肅的文體,難得。前段時間,聽說中共要限制繁體中文在大陸的使用,甚是唏噓。

前段時間被會議搞得焦頭爛額,沒有閒時關注新聞,沒能在停業前品嚐一次「醉瓊樓」的出品,實屬遺憾,希望真的能像《珍重》最後一句說的一樣,後會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