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I Wak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獨自享受節假日遊客的夾擊。

九月二十九日那個下午,我在家門口的咖啡廳看 Spring Start Guide,奶油冷萃冰咖啡。這個時候收到 Apple 的扣費郵件,我看了一下 Wallet 裏面的餘額已經為零了——又要到香港幫 iTunes 賬户增值了。

恰逢父上大人想換 iPhone 7,Fabre 之前託我給他帶一隻 Apple Watch,另外一位朋友想幫女朋友換 iPhone 8,還有我一直想入手 Apple Pencil,於是便匆忙決定行程:九月三十日,早上坐車直達圓方,直奔廣東道 Apple Store,晚飯後回大陸。

可惜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


二十九號的晚上接到通知,CloudXNS 當晚要暫停所有未實名域名的解析,所有免費客户的實名都需要人工審核,而且這是上面下達的死命令,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CloudXNS 官網,可見這件事把他們團隊打了個措手不及。

我和 Steven 絕大部分的域名都放在 CloudXNS,包括我們的域名郵箱和幾個項目用到的域名。域名停止解析是很嚴重的一件事,當晚我就和 Steven 商量對策和做一些應急處理直到凌晨三點,並且我訂了第二天香港的酒店,因為我知道我早上肯定起不來了。

最後 Steven 放學後一直從北京時間兩點奮戰到九點,而我則是睡了五個小時,早上眯着朦朧的雙眼敲了一個小時的代碼,然後趕到車站上車,路上還拿着 iPhone 處理一些遺留下來的 Bug。

暴雨如注,大北路

廣州炎熱的天氣持續了快一週,沒料到今天早上出門下起了大雨,我淋着雨趕車,十分狼狽,正如我和 Steven 昨晚一樣,也正如 CloudXNS 團隊一樣。

我們這一次,怕是又一次見證了歷史。

我被嚇怕了,學聰明了,再也不敢用國內的產品了。並不是説國人的產品質量不行,而是在這個大環境之下,你永遠都在擔心受怕,恐怕哪一天睡醒,一項政策變動,一條行政命令,對於公司來説,就是打入萬丈深淵,萬劫不復的境地,對用户來説,就是多年來的心血付之東流。

國內創業太艱難,太多非技術上需要考慮的因素了,我還是努力賺錢,準備肉翻吧。


到深圳灣沿途還算順利,大雨過後的深圳,天空更是晴朗。去程的時候,對面車道已經是十分擁擠了,誰也沒想到這場堵車只是剛剛開始。

中規中矩地過關,中規中矩地等車,到了香港也是中規中矩地躺在車上休息,昨晚真的太缺少睡眠了。

到香港旅遊,我參觀的大多數是最繁華,交通最便利的地方。我外出旅行不喜歡費精力,也難以忍受不確定性。上次朋友對我説深井的燒鵝十分值得嘗試,可惜每次路過深井,都是旅途結束的時候了。

下次找一位老司機帶我去吧。


圓方下車,剛好有 CSL 的門店開業做活動,可以免費領取電話卡,便拿了一張備用。看着外面的太陽如此猛烈,我是連走到室外的勇氣都沒有,便選擇坐地鐵去佐敦吃午飯,即使是要繞道港島。


如果説我去澳門一定會吃新口岸的燴牛尾,那麼去香港我一會來佐敦粥面家。我一直喜歡這家店,價格實惠,餐品不馬虎,得知他們決定十月一日起就要升價,頓時又慨歎穩食艱難。

這次進門的時候,和老闆聊了幾句,老闆便把正在播的客家話歌切成了廣東歌,謝安琪麥浚龍,我一度懷疑他調查過我歌單。

對比起大陸,港澳台地區的餐飲行業有着獨特的魅力,表面看來,單純就是食物更加美味,而在我看來,那包含着敬業與自豪。

在大陸就餐,總覺得服務員的態度是「我在出賣自己的時間和精力,來換取金錢而已」,而不是「我傾盡全力去製作美食,顧客對食物滿意,我很自豪」。

這不是簡單的上下級,服務與被服務的關係,也不只是做到服務上的無微不至就可以了,而是他們能像藝術家一樣,作為一個團隊,對自己作品傾盡全力的同時,又對自己的作品也充滿着自信。

我希望有一天我不需要為美食奔波勞碌,縱使這樣的奔波勞碌是幸福的。至於是美食過來,還是我走出去,我也不知道。


(下)午飯過後,飯氣攻心,加上睡眠不足,滿身痠痛無力,一心只想補眠,便趕快往尖沙咀走,住的地方叫「Urban Pack」,在海防大廈 14 樓,尖沙咀站 A 口過馬路便是,十分方便。

其實住回常去的粵海酒店也不是不行,三十號晚上的房費還是很便宜的,走這麼一趟完全 offer 得起。但是聖誕節還要來一趟香港,這次就當是提前考察了,畢竟我是真的不喜歡不確定性。

雖然睡的是四人房,但是隔音和遮光都很不錯,以至於我第二天退房才知道另外三張床也是大陸來旅遊的小姐姐。

和我一起 check in 的還有一羣年輕人,他們説想去蘭桂坊,店主就邀請他們一起晚上過去。我才想起今天是週末。

有朋友詫異地問我,你一個人去嗎?不會覺得無聊嗎?

想起前段時間和山山一起去吃火鍋,聊起了吃飯的話題。一個人享受美食也可以很自由,幾個熟悉的好友也能一起無所顧忌地邊吃邊聊。最難堪的情況莫過於強行找伴,吃飯時候拘拘謹謹,做決定時候諸多顧忌,那就太過辜負出門的初衷了。

午飯後躺在床上,讀 gakki 在最近的雜誌採訪,她談到自己也很享受一個人的時候,一個人吃飯,購物,娛樂,實際上也是可以很快樂的啊。這個世界上非要兩個人一起完成不可的事情,恐怕就只有生孩子了吧。

休息日會和朋友一起出去吃飯,吃各種各樣的料理。但最近日本料理吃得越來越多了,可能是因為隨着年齡的增長,懂得了日本料理的優點。還有就是會到附近去購物。

覺得台場的彩虹大橋和東京灣跨海公路很美。雖然很少自己開車去那裏,但是工作的時候有時會路過,就會感到很興奮。

一個人吃燒肉,一個人唱 K,這些我基本都可以。雖説並不是喜歡一個人,但是不用和別人約定時間,能夠自由地出門,就感覺很輕鬆愉快。


在青旅補眠之後,便到廣東道的 Apple Store 選購朋友的 iPhone。

後來得知昨晚域名被停止解析,導致我丟失了三份面試的郵件,便十分惱恨,決定到維港吹吹海風散散心。

我的 iPhone 6s 拍夜景已經是廉頗老矣,詢得朋友的允許,便拿他的 iPhone 8 Plus 拍夜景。

維港很多年輕人夾 Band,演出。想起之前看的三期 Podcast,分別是大內密談的 vol.465 看得見音樂的城市pt.11 香港篇 / 上vol.466 看得見音樂的城市pt.12 香港篇 / 下,還有是香港電台的街角有樂,尖沙咀篇,便介紹了香港的年輕樂團,包括出名的和不出名的。

港樂從來都沒有死。

演出的時候,主唱和觀眾聊天,剛好今天是其中一位觀眾的生日,他們便一起合唱生日歌,主唱還把他在娃娃機夾到的玩偶送出去了,好有意思。

年底的時候,我還要來看 MLA 的演出,在 Cityline 訂票的時候,真的是感慨香港文化產業的昌盛,看一場演出的費用,對港人來説和我們大陸人看一次電影沒什麼區別。

大陸常有人認為香港是「石屎森林」和「文化荒漠」,甚至很多人將大都市和文化衰敗聯繫在一起,仔細想想,把高鐵,移動支付,共享單車,作為一個城市繁榮程度的標準,也只有強國會有這樣的想法。轉念一想,這個念頭出自擁有嚴格的文化審查的大陸,真的是可以理解了。

不是文化入侵,是強國活生生把自己文化掐死的。

可是,我已經見過大海了,不能假裝沒有見過。


晚上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着,也許是今天還沒有吃宵夜,便摸黑出門。

走到寶勒巷,發現常去的華記小食已經重新裝修。

一個人拿着一串炸大腸,一碗碗仔翅,在街頭,越狼狽越美味。


第二天醒來,朋友告訴我深圳嚴重堵車,並且所有香港來往口岸的客車都停運了。我想着再留在香港也沒什麼必要了,便直接前往中港城購買回來的船票。現在回想起當時要是有點猶豫,我當天就回不了大陸了。

珠江客運的售票窗口,受陸路擁擠影響,異常多人

買到船票之後,就可以安心規劃剩下一天的行程了。

在商場看到的垃圾桶,非常有質感
尖沙咀消防局
廣東道

漫步西九龍,廣東道往北走,往東轉入柯士甸道,經過尖沙咀警署,轉入彌敦道,回到佐敦吃早餐。

漲價後的佐敦粥面家,豬肝肉丸粥

接下來是給父上大人買手信,繼續北上旺角,花園街附近有很多店鋪,也是遊客聚集地。


之前在 Twitter 看到 MTR 在國慶的前兩日是有優惠的,也會延長運營時間,甚至通宵運營。

當時想過有這個必要嗎?不過我馬上發現我 too young 了,羊角地鐵的人流和港鐵比起來,真是小巫見大巫,羊角地鐵擁擠的原因,絕大部分歸於規劃短視和設計不完善,而港鐵擁擠,的確是太多太多遊客了。

本來已經可以安靜在尖沙咀呆到下午回大陸,不料朋友讓我幫忙再帶一台 iPhone 8 回去,我便再次廣東道 Apple Store。到店的時候發現已經是擠滿了遊客,店員和我説 iPhone 8 已經被遊客搶購一空了。不死心的我直轉身回頭,到碼頭坐船過中環,不料中環 IFC Apple Store 的店員也告訴我 iPhone 8 已經被遊客搶購一空。秉承着來都來了的心態,下樓去搭港島線去銅鑼灣。到了銅鑼灣 Apple Store,我絕望地發現也是充滿遊客,iPhone 8 處於缺貨狀態。

最後在銅鑼灣街頭的 CSL 門店,發現還有 iPhone 8 的存貨,趕緊刷卡拿走。

十月一日下午四點,整個港島飄着小雨,晚上有煙花匯演,軒尼詩道有遊行,回中港城的過程中,又遇到了大型散步運動,廣東道封路,整個城市淪陷在一種熱鬧,燥熱,不安,混亂之中。

我慶幸港人仍殘存着一絲危機感,卻又歎息他們已經沒能力阻止歷史車輪的滾動了。每一年的煙花匯演越來越美豔,但大家都知道,香港已經不是 1997 年前的香港了,承諾的,最終也是沒做到。

而我呢,什麼都不能做,也沒有太多可以選擇,只能靠着欄杆,看着夕陽,等待這一場秋天的狂野完結。